您的当前位置: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 交流合作 专题论坛 正文
 
  • 交流合作
 
2013年中国经济展望研讨会会议综述
日期:2013-04-18
 

2013年中国经济展望研讨会会议综述

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与澳门社会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2013年中国经济展望研讨会”于201313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与会者在对2012年中国经济发展历程进行回顾的同时也对2013年乃至更长时期的中国经济发展趋势进行了展望,现将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短期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向好

1、预期2013年经济平稳增长

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下行趋势明显,经济增长率一季度为一季度8.1%,二季度7.6%,三季度7.4%。这一数据明显低于2004-2007年的高速经济增长阶段。管理年从基层工作的实际出发,结合天津的实际情况认为在2013年中,中国经济整体将处于后金融危机的震荡调整时期。在外需难以提振的前提下,“投资是重点,内需需启动”将成为2013年中国宏观经济走势的主旋律。

而赵立东则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筑底回升时期。内需,尤其是消费的拉动力不断上升,经济结构调整也在持续进行。在经历了2012年的经济调整之后,中国经济将开始回暖。卫新华也认为虽然中国经济增长在2013年面临挑战,但是整体形势向好,预期2013年经济增长率为7.5%左右。黄琳也认为,随着信心的不断增强,工业企业库存的不断减少,在20132季度中国经济将会出现向上机遇期,全年的经济增速约在8%,黄泰岩也认为,中国短期经济增长可以持续,2013年可以保持8%的经济增速。

2、可能出现的输入性通胀问题

随着美国第三次量化宽松政策的施行,全球范围内的通胀压力开始加剧。赵立东特别强调,在2013年中国经济可能会受到来自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通胀冲击。于春晖也指出,美国目前的经济形势可能会促使美国政府进行持续的信贷政策刺激,从而促使物价进一步上涨。而陈德礼也指出,欧洲央行目前也存在着货币政策宽松化调整的空间,利率下调存在可能,因此外部的压力将会使中国2013年的通货膨胀水平控制难度加大。

二、中长期中国经济面临机遇与挑战

随着经济增速的下降,中国经济发展将会进入新的阶段,中长期的经济增长问题也成为与会者讨论的主要问题。

1、经济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

与会者认为,中国中长期经济发展有着较大的发展空间。就内外部发展环境而言,黄泰岩认为中国中西部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提供了巨大的内部发展空间。2012年出现的以内蒙古、重庆为代表的中国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超过东部的现象说明西部的增长潜力巨大。随着配套的政策、人员、资金以及土地等生产要素投入的增加,中西部将会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重心。而于海莲则认为随着美国经济二次的结束与欧洲债务问题的解决,中国经济增长也存在着外部机遇。牛飞亮则指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会为中国经济的外部增长提供支持。

此外,从经济主体进行分析,诸一军认为在未来7年中中国领导层的稳定与务实将会为中国的发展提供有力支持,而赵立东则强调了民营资本的重要性,指出中国市场化水平的提高与民营资本的不断参与将会提供大量的投资资金,为中国进一步的发展提供保障。

2、经济发展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

随着中国人均GDP迈入5000美元大关,在中国的中长期发展过程中如何有效避免类似拉美国家发展中出现的中等收入陷阱与经济倒退问题引发了与会者的关注。

高庆海认为拉美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在中国并不存在,中国人均GDP水平进一步提高应注意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有效限制国有企业的垄断性并刺激市场活力。孙建波也认为,由于国际分工体系的不同,中国并不会出现拉美国家的中等收入陷阱现象,而是会出现所谓的“工业转型陷阱”,即由于中国与西方国家存在巨大的技术差距,使得中国在国际分工中只能停留在工业生产阶段,而无法通过创新实现技术跨越,国民收入水平将陷于停滞。

而丁守海则对中国的中长期发展持悲观态度,认为中国将会出现“就业、通货膨胀与经济衰退交织”的类似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他认为劳动力的有限供给将会促使中国经济向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式靠拢,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将会使生产中出现技术挤占劳动的现象,使得中国出现就业问题。而同时,潜在经济增长率的下降使得中国在应对就业问题时,调控经济增长又会出现通货膨胀压力加大的矛盾。这种情况使得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堪忧。

而黄泰岩则认为,中等收入陷阱出现的根本原因是经济难以持续发展所导致的一系列社会问题的集中爆发。中国从目前至2020年是经济发展过程是关键点,2020年至2030年程则是根本的转折点。如果中国能抓住发展机遇期,实现快速发展使人均收入超过12000美元,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则相应的社会问题都将得以改善,不会出现社会动荡与矛盾的爆发。王检贵也提出,中长期中国很难实现全覆盖式的发展,相反而应通过集中优势资源进行有重点的快速发展,使得整体经济水平得以提升之后,再解决一些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将会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

3、收入分配差距将会成为经济发展中的难题

中国中长期经济增长所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结构调整问题,有效的刺激内需尤其是消费刺激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问题,而收入分配差距的不断拉大不利于消费的启动。因此,如何调整收入分配差距也是中长期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重要问题。

孙建波认为,中国的收入分配问题研究存在误区。收入分配问题不是研究分配如何公平的问题,而是研究分配如何公正的问题。中国的高收入人群很大一部分由职业经理人与知识精英构成,如果一味的对高收入人群的收入进行调控,则会出现人才流失,这将不利于中国竞争力的提高。相反,收入分配调整过程应注重公正原则,打击非法收入,调控不合理收入是收入分配改革的重点。此外,诸一军也认为目前在研究分配问题时只注重收入结构的研究而不注重财富结构的研究并未触及分配问题的核心,反而会使分配结构调整产生误区。

王检贵则认为,目前中国收入分配差距问题与发达国家的情况并不一致,收入存在差距并不可怕,而真正可怕的是对低收入阶层的歧视与不同收入阶层权利上的不平等。因此,在具体解决收入分配差距问题时,应注重低收入阶层的权利保障与歧视消除。赵立东也强调,不应因为收入存在差距就忽略效率问题,在利用财政手段调整收入分配差距问题时,要注重“一次分配讲求效率,二次分配讲求公平”的原则。

三、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1、城镇化发展契机

李德标认为,2012年中国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到的城镇化发展是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他指出城镇化不同于城市化,也不同于房地产化,而是包括政府政策、土地、就业以及可持续发展的一项系统工程。中国城镇化的系统推进将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起点。黄泰岩也指出,城镇化将会从两个方面启动中国经济。一方面是启动投资,城镇化不仅仅会启动中国的房地产发展,更重要的是它将会启动中国的产业投资,形成新的产业集聚,从而刺激就业,带动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城镇化也将启动消费。城市居民收入的不断上升将会使其消费能力不断增强。同时,城镇化也会促进商业化,商业的发展将会创造出新的供给以拉动需求,从而带动消费水平的提高。

2、持续的改革动力

黄泰岩研究发现,中国的经济周期与改革周期基本一致。因此新一轮的改革将会是中国经济新一轮的经济增长的源动力。查显友也认为,随着中国共产党的成熟与执政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经济将会有新的创新动力出现。诸一军也认为,中国政府的持续改革能够释放巨大的改革动力,使经济发展出现新的机遇。黄琳特别指出,经济增长需要的是信心,中国政府如果能够通过持续的改革释放出信心,市场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形成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这对未来启动中国经济增长至关重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100872)   邮箱 :minyingqiyeruc@126.com
电话:010-82500241  传真010-82509079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民营企业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